主页 > 常见问题 >

时间:2021-08-06 23:45

  慧聪空调制冷网在成都,如果问“最大冻品市场在哪里”,得到的回答不是某一个市场的名字,而是府青路。

  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号称“西南最大冻品交易市场”,然而,这个市场并不是一个单一的大市场,而是由最初的成都肉联厂发展成了如今的两个大市场和许多小冷库组成的冷冻食品交易区。这两个大市场就是海兴冷业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的市场和成都蓉泰冻品市场。

  府青路地处成都市北二环,交通便利,2000年原肉联厂改制后,成立了海兴冷业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兴),重点发展冻品交易。随着商户和市场交易量的激增,还不断扩大冷库容量,最初的9000吨已经扩容到了现在的3万吨。

  海兴公司商城副经理权大智介绍说:“以前的冻品运输主要靠铁路,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最多一个月便能进300多个火车皮的产品。”海兴的壮大也带动了周边冷库的发展。

  2008年,在海兴冷库的旁边几座平板冷库迅速拼装成型,成都蓉泰冻品市场就此诞生。与众不同的是,蓉泰虽然有数万吨的库容量,但是市场内没有一座土建冷库,全是清一色的组合板式冷库。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蓉泰建冷库就是为了分割海兴的市场。”

  2009年蓉泰市场落成后为了抢占商户,从上游截堵了海兴公司的铁路专用线,并强迫通过铁路运输的商户在蓉泰租库、开设门面,并从海兴市场撤离。“铁路专用线犹如海兴市场的动脉,蓉泰切断了铁路专用线并强行拉走了市场的大户,从此拥有了一大批一级冻品批发商。”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海兴、蓉泰在内再加上冻品市场周边个人建的小冷库,府青路周边已经形成了一个十万吨左右的冷库群,府青路的冻品交易量也是名副其实的西南第一。

  3月上旬,来到府青路冻品市场,本来就不宽敞的道路堵满了前来提货的车辆。市场内泥水满地,拥挤的小道两旁冻品商户们正在忙着洽谈生意。

  权大智不好意思地说:“虽然市场的辐射能力比较强,但是我们自己都能感到交易模式落伍了,市场到了不改不行的时候了。”

  根据市政府规划,为了解决市区交通拥堵现状,成都市政府下达了北区改造项目,府青路冻品市场就在超前改造之列。一旦拆迁工作落实,这个西南最大的冻品交易市场就要面临整体搬迁。

  “北改已经开始了,府青路冻品市场也是改造对象,估计我们这儿撑不了三年时间了。以前距市区近是优势,现在反而成了劣势。”权大智所说的“北改”,就是成都市政府下达的北区改造项目。

  在府青路冻品市场经营火热之时,一些新市场也参与到了成都冻品交易的争夺战中。

  2008年,成都水产物流批发市场在龙泉驿区落成,该市场被列为省级双百标准化农产品市场。规划6万吨冷库,一期两万吨投入运营后剑指成都冻品市场。但是受交易习惯影响,水产物流市场针对冻品商户的招商并不成功。

  2009年,原海兴公司的管理人员谢彬联合众多府青路冻品市场的商户组建了成都银犁冷藏物

  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犁公司)。2011年12月,银犁公司在青白江区规划的500多亩土地上,举行了奠基仪式。

  据该公司董事长谢彬介绍,青白江冻品市场总规划冷库30万吨,一期冷库10万吨,明年下半年投入使用,届时将有700间商铺供商户进行信息化冻品交易。

  位于成都南部双流区的成都农产品批发中心,辐射成都市区的冻品市场,冷库的规模也发展到了上万吨。分析人士称,一旦将来府青路冻品市场搬迁至北郊,这个批发中心就有可能发展成为辐射成都南区的二级冻品交易市场。一些外来资本也纷纷投资成都冷链物流市场。

  2006年台湾海霸王国际集团高调宣布:投资6亿元,圈地近千亩,在成都郫县建设海霸王冷链物流园。如今,物流园已经建成了万吨冷库,但冻品交易市场还没有着落。此外,海霸王入川之后就控股海兴,掌握了海兴68%的股权,这也是海霸王在西南冻品市场竞争中的一大筹码。

  2007年,新加坡富园集团宣布:斥资5亿元在成都航空港建冷链物流项目,但是“开工都5年多了,别人的冷库都用旧了,他们的冷库还没有建起来。”

  一场围绕冻品交易的诸侯争霸战已经打响,未来谁能胜出,一统市场,我们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张道才三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张道才三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局主席兼总裁

  8方洪波广东美的电器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局主席兼总裁方洪波广东美的电器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局主席兼总裁

  9吴元炜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空调所 总工程师吴元炜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空调所 总工程师

  10吴德绳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吴德绳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