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工程项目 >

时间:2021-04-23 23:39

  8月8日,周四。港交所(388)旗下的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一周内两番卷入美国官司,遭上诉索偿。事件涉及投资银行控制的金属仓库利用LME规则,延误交收时间,买家为求加快提货,被迫支付额外溢价,加重铝罐饮品等生产过程必须使用金属原料产品的制造成本。

  具囤货诱因的投行(多收仓储租金)和金属交易商〔通过人为的期货升水(contango)套利〕,倘若确如提出诉讼者所说,囤积存货延误交收,借扭曲供求操控价格,羊毛出自羊身上,最终受害的必然是普罗消费者。

  本月2日,老毕已就投行涉足实货商品发表评论,还于文内引述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个人网志上对事件的响应。

  想不到,事隔数天,LME接连在美国惹上官司,而遭集体控告触犯反垄断法的投行,除了高盛外,现在还多了一家摩根大通,而地域上亦从第一宗诉讼的底特律,伸延至第二宗的佛罗里达州。LME旗下仓库虽并非由其直接营运,但设施使用规则却由LME制订,伦敦金属交易所不可能置身事外。作为LME的母公司,港交所被拖下水无可避免。

  从事态的最新发展看,除了港交所因与LME的母子关系,给卷进美国官司外,值得香港投资者注意的,还有2011年11月起在港英两地挂牌的嘉能可(GlencoreXstrata,港交所代号805),于上述第二宗诉讼(由佛罗里达州铝用家MasterScreens和独立原告人DanielPriceBart提出)榜上有名。

  投行在监管机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过去几年看到金属仓库这个天大商机,通过不断收购,把投行的商品业务版图从期货、衍生工具炒卖,扩张至涉及供应层面的实物仓储交收。投行看得见的机会,站在商品市场前线、眉精眼企的嘉能可,哪有视而不见之理?

  嘉能可和其主要对手莱宝集团(NobleGroup,一度在港上市,转战商品交易市场后,改在新加坡挂牌)、Trafigura、LouisDreyfus等,自2010年起不断在市场上收购仓库营运商,极速把猎物收归旗下。铝金属用家在美国兴讼,将投行、LME和嘉能可“一网打尽”,商品交易商的罪状,跟高盛、摩根大通自然一样,都是触犯反垄断法和操控价格。

  老毕无法掌握实况,难以分辨谁对谁错。然而,从被告所作的官方响应,是非黑白,总能看到一二。这里提出两点,跟读者讨论。

  第一,原告人指出,投行控制的仓库通过囤货,令美国铝金属成本每吨被推高20至40美元,相对目前每吨约280美元的铝价,占比达一成或以上。

  换句话说,仓库的行为,导致铝价较合理水平每吨高出20至40美元。对此,高盛的公开回应是,铝价自2006年高峰回落四成,诉讼者一派胡言毫无理据。

  老毕认为,高盛的反驳,就如开发商以楼价从高峰回落四成,反驳卖“发水楼”(编者注:平台超级大,会所超级豪华,实用率超低的香港楼盘)的指控。须知道,铝价、楼价自高峰回落四成,可能都是铁一般的事实,但这并不等于投行从未循原告人所指的途径,令铝价处于较合理价高的水平;同理,楼价从高峰回落四成,也不等于发展商没有卖“发水楼”。

  高盛背后的逻辑是:该行若曾经从事原告人所指的行为,铝价焉会较高峰水平低四成?也就是说,若真有其事,铝价就不可能较2006年下跌四成。然而,除仓储囤货抬价外,铝价升跌便没有其它成因吗?

  第二,迄今未有卷入仓储风波的投行摩根士丹利,本周发表了一份详尽分析LME库存和提取情况的报告。老毕深感兴趣的,并非分析本身,而是大摩在报告中指出,随着独立仓储公司被一一吞并,尚未给收购的独立设施经营者,截至上月仅占LME仓库营运商总数的35%。大摩指出,LME轮候时间冗长,不能单怪投行,没有利益冲突的独立仓储公司买少见少,才是问题的根源。

  这等于说,借控制仓库囤货抬价的,并非只有投行,包括嘉能可在内的大型商品交易商,同样难辞其咎。

  那岂非间接承认,原告人所言非虚所指不假?在美国尚未惹上官非的大摩,真的在帮同业说话吗?